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被忽视的自我管理

2019-02-28 00:42:05

被忽视的自我管理

方军

压力大、心情紧张是发挥失常的主要原因,因失误而空手而归的体操选手李小鹏说。8月23日晚,雅典奥运跳马赛前,从来都是满不在乎走上场的李小鹏提前在场边练了练倒立。助跑前,他深深地吐了口气。他飞了起来,但没能站稳。而在几个小时前,之前的比赛中打出好球会兴奋地握紧拳头大叫一声的王皓在安静甚至有点闷中不敌对手。从专业体育人士到电视机前的观众,众人看法一致,巨大的压力下王皓变形了。更戏剧性的是,美国射击选手埃蒙斯竟然因压力射中了别人的靶位,贾占波因而获得金牌。

只有在奥运这样的时刻,我们才会意识到、听到和谈到这么多的压力。而且,我们大部分人还只是想到运动员所体验到的压力,也就是,观察到他人所承受的压力。或许我们觉得年轻的运动员(以及教练)没有承受住压力,或责备有人给运动员增添了竞技之外的压力。实际上,赛场上的运动员和教练做到了我们许多人没有做到的事:意识到了他们自身承受的压力,并采取措施加以调适。

而对于许多商业界人士来说,甚至死亡都没有引起他们对于压力和自我的关注。有两个名字现在人们大概已经淡忘,4月,疲惫的麦当劳总裁杰姆斯。坎塔卢波猝死在会议中间,爱立信中国区总裁杨迈倒在跑步机上。

对于更多的人来说,他们从未想过他们所想的,他们只是做更多的!做更多的!做更多的!希克迪希。帕瑞克(Jagdish Parikh)接受本报采访时说。他们没有意识到商业带来的压力,他们只是无意识地遵循商业界的隐含逻辑,压力带来成功。帕瑞克是印度雷缪尔集团总经理,但这位哈佛商学院的MBA和博士把一半时间用于在全世界讲授自创的自我管理(managing the self)课程,他是伦敦商学院、欧洲INSEAD商学院、瑞士国际管理发展学院、中国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等多所商学院的访问教授。

帕瑞克说,我们处在所谓成功的失败(failure of success)的充满讽刺意味的现实中而不自知,我们需要做的是发现自我(self)。在哈佛商学院接受两年的MBA教育成为标准的哈佛产品之后,帕瑞克回到印度,初的几年,他始终希望做得更多,干得更好,不断获得进步与成功,但同时,他变得越来越焦虑。他发现周围那些能干的、成功的商界人士都处在极大的压力之中,他们把自己局限在狭小的生活领域内,既不健康又不快乐。帕瑞克称他们是成功的傻瓜,而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我的问题就是,我们是否能够保持平和、平静、精力充沛、有好的社会联系,同时又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也就是说,我们能否既是好的人,又是好的商人?帕瑞克回忆他当时要探寻的问题,他回到哈佛去研究管理态度、表现和满足感。他发现,现代教育教给我们的几乎全部是关于外部事务,世界就在那儿,它们如何运作、如何操控、如何管理但是,在人们所知和行动之间,却有着缺失的一环(missing link),帕瑞克说这就是自我管理(self mastery)。

他说,除非你能管理自我(self),否则你不能管理任何人或任何东西。管理初关注的是通过机器增加工作成功,提高工作质量,接着是通过人力增加工作成果,提高工作质量,现在的重点则应是如何通过工作发展自我,帕瑞克这样理解管理的发展历程。

帕瑞克说,对于我是谁这个问题,许多人不知道如何回答,我们可以说一个名字,说我属于的一个组织,说我在做什么,但是依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于是我问他,你是谁?他回答说,我是我的身体、思想、感情的拥有者、体验者、观察者。在他看来,身体是你的,但不是你;思想是你的,但也不是你;感情是你的,但也不是你,你是它们的体验者。

我们工作、生活中的许多问题都是源于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帕瑞克所推崇的自我管理是 超然投入(detached involvement)方式。他开始用动作解释这个概念,他坐在椅子上试图挪动椅子,显然这不可能,这就是完全投入状态。然后他站起来,远离椅子,这是超然状态,也无法移动椅子。只有站在椅子旁,把手放在椅子上,也就是处在超然投入的状态,这时我们才能移动它。在与帕瑞克的对话中,任何事物都可能成为他例子的一部分,墙上的画,天花板上的灯,光,你,我,原子在他看来,所有东西都是互相联系的,用他形象的说法是,世界像碗汤。

他进一步举例道,在反应的各个层次,我们可以是直接反应(reactive),也可以是主动反应proactive。如果你被某个人所说的、所做的激怒了,这就是直接反应。在这个层次,我们或许可以压制情绪,但它带来短期的效果的同时,却可能导致长期的问题,因为任何对负面情绪的抗拒,反而会使它更为持久。如果我们能观察到,不是我生气了,而是我的感情或思想生气了,你有能力主动选择你的反应。

在帕瑞克的《管理者的自我管理》一书中,他称之为超越反应(transcending response)。当你感到愤怒时,什么也不用做,只要认识到这种愤怒,容许它的存在,你会惊讶地发现,这种客观中立的见证过程能够削减愤怒情绪。超然投入的概念部分源于印度哲学,印度哲学认为,所有事物都是有意识的。

如何做呢?在听帕瑞克讲了很多道理之后,我虽然发现仍不知道我是谁,但很迫切地想知道如何做才能更好地自我管理。练习。什么样的练习?我们来个简单的例子吧。深呼吸。呼吸如果意识到自己在呼吸,这就是练习。可惜没有时间和场地,否则我一定请他表演一下如何做瑜珈练习,据说前几年里他每年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短期课程因瑜珈而被提及,他的名声是在课堂上带领企业高层主管们练习瑜珈的管理学教授。帕瑞克解释道,瑜珈是关于如何理解你自己,如何理解你的内部、外部和它们之间的联系。

帕瑞克称自己的自我管理练习为集中训练或集中法(centering),就是要人们观察、见证或关注自己的身体(身体的紧张度)、思想(思想的流动)与情绪。通过这种集中过程,将你从自己的身体、思想、情绪(也就是你的本我)中抽离出来,达到更深层次的自我。这个冗长、复杂的定义引述自他的书。帕瑞克详尽地向我解释我们堵在马路上、繁重的一天工作之后如何练习,以避免精力流失(energy leakage),重新变得精力充沛。他说,他全年都在全球到处飞行,却可以精力充沛、平和平静。至少在我见到他的时候,他的确如此。

赛场上的运动员和教练实际上是压力管理与自我管理的能手。李小鹏赛前的练习、深呼吸,王皓比赛时看台上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蔡振华拼命向王皓做着跑起来、叫起来的手势,很多运动员、教练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压力、缓解压力、解决心理问题。失误只是因为他们承受的巨大竞技压力远非我们所能想象。

管理的视角从来是向外,而不是向内。在中国,人们的关注点更趋向于宏观、外在的层面。正如我们看到的,运动员压力的讨论被迅速导向了为什么外界给他们施加压力。不难预见,对于压力、心理问题,即便讨论的对象只是他人,在雅典奥运赛事结束之后就会很少有人再想起。远离正统管理学界的帕瑞克所说的 除非你能管理自我(self),否则你不能管理任何人或任何东西,能激起我们内心的反应吗?过段时间,还能被人想起吗?

风寒风热感冒症状区别
头痛嘴巴干是怎么回事
什么小儿感冒药效果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