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

网贷平台成网络安全重灾区如何摆脱黑客围城

2019-03-04 18:06: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贷平台成络安全重灾区 如何摆脱“黑客围城”

作者:赵丽 来源:法制

互联金融平台本身属于一种创新性的金融业态或产品,原有的金融风险一样没有少,还增加了更多的技术风险。在快速发展过程中,金融风险与金融安全问题越来越突出。

互联金融安全不仅是技术问题,更是管理问题。互联金融平台要从事前、事中和事后三个方面进行完善,监管者也应该建立相应的评价机制

□ 本报 赵丽

□ 本报实习生 朴莹

2016年5月18日,全球黑客组织匿名者(Anonymous)突袭希腊央行之后,宣称长达30天的DDoS攻击开始。随着塞浦路斯央行、荷兰央行、马尔代夫央行等众多官站点被DDoS攻击瘫痪,其他各国金融机构纷纷拉响抗DDoS警报。根据该黑客组织公布的攻击名单,中国人民银行也赫然在列。

然而,正深受DDoS攻击之扰的金融机构并非仅限于此,互联金融行业或许正在成为的受害者蚂蚁金融、贷之家等多家P2P平台或第三方信息服务平台接连遭到黑客攻击。

今年上半年,全国金融行业(含互联金融)安全漏洞总量同比增长181.9%。相关人士表示,目前互联金融行业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客户信息泄露、支付漏洞、恶意攻击等为云平台的普及带来了新的威胁。

中国P2P贷成为络安全的重灾区。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在接受《法制》采访时说。

P2P创业者遭勒索

见面地点,秦浩云选择了一家社区医院的中医病房。头、肩膀插满针灸,嘴里谈论着互联创业、黑客攻击。这样的采访经历,对于来说,也算是新鲜。

对于如此选择,秦浩云也满是无奈。作为互联金融行业的年轻创业者,秦浩云正经历创业以来的困境连续两次被黑客攻击,说是攻击,还不如说是勒索。

几天前,秦浩云的平台遭受次攻击,随后客服收到黑客的敲诈,数目不多,1000元。

在秦浩云提供的聊天截图中,看到,黑客开门见山,我们封了你们的站通知老板联系我,并附上了联系。

次被攻击,摸不清状况的秦浩云满足了黑客敲诈勒索的条件。紧接着第二天,他又收到黑客的敲诈条件:

受同行业雇佣封你们的站经过一晚上的了解,心里有谱的秦浩云知道,这是绝大多数黑客的惯用说法,真假不得而知;

受保护站安全运行费,每月1000元黑客团队表示只要交钱,将不再攻击,即使遭遇其他黑客攻击,也有他们摆平。

交还是不交?交,会不会成为无底洞;不交,站崩溃怎么办,更重要的是客户资金安全。

在紧急磋商之后,秦浩云的团队高价请人加固了站防护措施,暂时化解这场危机。

在秦浩云看来,这些经历说起来轻描淡写,但几天下来,他已经濒临崩溃。有的平台被敲诈走了七八万元,而且黑客侵袭的不单单是那些实力弱小的P2P平台,连某些防护能力的平台也被攻击过。扎完针灸,我要马上和团队讨论防护升级,不能再有下次了。

作为互联金融平台的年轻创业者,经历过此轮历练,秦浩云认识到,互联金融平台的成本不是平台的运营成本,也不是获取客户的支出成本,更不是企业监管上的投入成本,而是作为互联金融这个特殊行业的平台信誉成本。

曾有业内专家这样评析,互联金融站作为信誉展示的首要平台,如果因为站信息泄露、宕机、页面篡改等原因导致用户信任丧失,那么平台也就丢失了本身的信誉,成为无源之水。再精妙的运营规划、再强大的运营投入也于事无补。因此,作为互联金融企业,决不能让安全技术成为业务发展的绊脚石。

互联金融平台本身属于一种创新性的金融业态或产品,将金融与科技进行了结合。但如果从安全的角度看,互联金融的风险肯定更加复杂和多样,至少原有的金融风险一样没有少,还增加了更多的技术风险可能。互联金融起步于民营企业,来源于金融创新,在快速发展过程中,金融风险与金融安全问题越来越突出。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室副主任尹振涛对《法制》说。

黑客攻击成隐患

互联企业那么多,黑客为啥这么喜欢P2P?对此,曾有人作出这样的比喻:如果你看着一个三岁娃娃抱着一箱钱走在街上,你不想抢啊?

互联黑客等恶意攻击问题一直伴随着互联技术的发展,这与互联技术本身有关,并不是互联金融或者说是中国特有的。在国际上,有很多有关黑客恶意攻击国际知名机构的案例。尹振涛向介绍说,从国内情况看,目前存在两种倾向,一种是寻找漏洞攻击国内知名的大平台,用勒索手段获得非法的利益。大机构一般会稳定投资者情绪,避免事件扩散及声誉受损等,平息事件。另一种是黑客直接攻击安全防范不健全的小平台,直接攻击其支付渠道等,盗取资金。

黑客攻击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手段多是流量攻击,主要意图是导致用户无法正常访问。而流量攻击无法从根本解决,只能通过流量清洗、加大带宽来应对。

然而,流量清洗及防护的价格并不便宜。曾有P2P平台受攻击后,3个小时的DDoS防护就花了16万元。据了解,以某公司的云盾DDoS防护为例,保底包月费用接近4万元,按天的弹性付费根据攻击流量的不同,价格从不到两千元至两万余元不等,具体的收费总额还要看防护情况而定。

正是基于被攻击公司不舍得花钱的心态,黑客常常开出数万元至数百万元不等的勒索金额。

据调查统计,黑客攻击互联金融平台的目的主要为窃取数据,占比高达48%,其次为敲诈勒索和商业竞争。

秦浩云向介绍说,大批互联金融平台被黑客攻陷,黑客攻击除能引起系统瘫痪外,还将数据恶意修改、洗劫一空;黑客通过申请账号、篡改数据、冒充投资人进行恶意提现甚至资金被盗事件也曾发生。

根据中国权威第三方漏洞监测平台乌云从2014年至2015年8月对P2P行业漏洞数量统计显示,高危漏洞占56.2%,中危漏洞占23.4%,低危漏洞占12.3%,其中8.1%被厂商忽略。除了系统安全漏洞,

网贷平台成网络安全重灾区如何摆脱黑客围城

黑客攻击技术的升级仍然是络安全的隐患。

黑客寻找漏洞攻击国内知名大平台,主要与互联技术本身相关,即便是大平台,投入再大的人力物力研发系统,也同样会存在不可预知的漏洞。因为,技术总归是人设计的。这只能通过技术的不断迭代去弥补漏洞。尹振涛向分析说,针对安全防范不健全的小平台,则是因为在互联野蛮生长过程中,埋下了风险隐患,那些对技术投入小,不重视金融安全风险的平台,受恶意攻击情况就会很突出。同时,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些平台可能也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也给不法分子留下了机会。

有业内人士介绍,有些平台直接在上购买较为廉价、安全性缺乏保障的贷系统,这样的平台在安全局势尤为紧张的互联金融领域,无异于裸奔,平台安全岌岌可危。

对此,尹振涛透露说:据我所知,一套这样的贷系统市场价在20万元左右,这些系统存在大量风险漏洞。之前,也存在一个公司开发的贷平台系统受到攻击,多家使用的平台受影响的风险事件。主要原因在于,很多小平台风险意识淡薄,只考虑如何做大规模、如何赚取利润。同时,贷平台本身也有管理层结构问题。在这些小平台,懂技术的不懂金融,懂金融知识的不懂络技术。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也向介绍了这样的情况:有一些平台确实是考虑不周,他们按照产业价格购买他人的软件,或者由技术并不强的公司替他们开发所谓的软件或在他人的软件上修修改改而已。

安全如何不再是痛点

监管,是互联金融发展绕不开的话题。

黄震向介绍说,对于上述提到的购买廉价技术、安全意识不强的平台,目前没有相关监管,此前有文件对这些P2P平台提出批评,但具体怎么管,具体的政策还没有出台。

中央财经大学信息学院院长、金融信息安全研究所所长朱建明认为,安全是一个整体,互联安全措施的级别要与商业价值相一致。互联金融安全不仅是技术问题,更是管理问题。不仅包括一般的安全问题,更包括业务安全问题。当前行业的普遍观点是,云计算的负载资源能力以及建立在虚拟化平台上的安全设备和安全管理站有很大优势,大数据安全应该是互联金融公司安全问题的重中之重。

在尹振涛看来,P2P平台、监管者以及投资者应各尽其责:

对平台来说,互联金融安全风险,特别是技术风险问题,这是不可回避的。要从事前、事中和事后三个方面进行完善。事前要重视金融风险和安全问题,投入人力、物力进行防范。事中要有监控手段和方法及相应的机制。事后要有处置预案、补偿机制设计等,尽量减少损失,降低破坏率;

随着互联金融治理的不断深入,自然会淘汰那些技术落后和不健康的小平台,这对整个行业的风险水平会有很好的提升。针对互联金融特有的性质,监管方面也应该有检测的规章制度,或者互联金融协会主导或其他第三方评估机制主导的评价机制。当然,在实施过程中,也应该避免出现卖认证的问题;

投资者作出选择时,应该尽量选择可靠的大平台,自己增强风险防范意识,特别是互联技术和移动互联安全问题。

郭田勇则提出要提高从业人员的业务审查能力。

黄震也提出了类似观点:按照现在已有的法律法规的标准,对于提供软件和络服务的服务商严格审查,这是现有的服务要求。

此外,黄震建议,P2P平台可以通过各行业协会提出安全保障要求,在未来国家正式的监管部门成立后,在监管时可以提出要求,这是可以逐渐实施的方法和路径。大数据时代,数据涉及到个人信息越来越多,需要加强安全保护,数据安全要求规范立法的呼声会越来越高,这是可以理解的,这方面的法律几乎接近空白状态,每个人都感觉没有安全感、有被偷窥的感觉。这方面应先从公司的自律开始,逐渐建立行业的标准和规范。

分享到: